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宝宝巴士IPO背后:顺为资本等上市前转让退出 股权接盘方曾向公司巨额拆借资金

2023-05-19 19:18:18 1170

摘要:每经记者:朱万平 每经编辑:文多在向监管部门提交的IPO申报材料中,宝宝巴士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宝宝巴士)自称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。不过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,它更像是通过流量进行广告变现的科技公司。宝宝巴士近两年50%以上...

每经记者:朱万平 每经编辑:文多

在向监管部门提交的IPO申报材料中,宝宝巴士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宝宝巴士)自称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儿童启蒙数字内容提供商。不过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,它更像是通过流量进行广告变现的科技公司。宝宝巴士近两年50%以上收入都来自百度广告分成,是其一大风险点。

除了模式,宝宝巴士的一些资金最终流向亦存疑。招股书显示,前两三年,在宝宝巴士发展蒸蒸日上的情况下,顺为资本、好未来相关公司将所持相关股权转让给了明强投资,而后者由宝宝巴士联合创始人卢学明持有部分股权。而明强投资在接盘相关股权的同期,都有向宝宝巴士大举拆借的情况,累计拆借金额上亿元。

对于这笔钱是否被明强投资用于支付宝宝巴士的相关股权转让款,8月2日宝宝巴士相关人士以公司正处于IPO缄默期为由,未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做出回应。

毛利率超茅台 七成以上收入靠广告分成

2010年做培训亏了的唐光宇可能当初不会想到,11年后其自己将带领一家儿童启蒙内容服务商冲刺IPO,这家公司正是他创立的宝宝巴士。近期,这家总部位于福州的公司披露招股书(申报稿),欲在创业板上市。

从财报上看,近年来宝宝巴士发展似乎不错。2018年~2020年,公司营收分别为2.54亿元、5.26亿元和6.49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.11亿元、2.67亿元和2.61亿元。

图片来源:招股书(申报稿)截图

更令外界侧目的是,近两年其综合毛利率超过95%,不仅贵州茅台望尘莫及,即使放眼整个A股,也可排进前十。

超高的毛利率与宝宝巴士的商业模式有关。“宝宝巴士的模式很简单,主要靠儿童启蒙内容集聚人气和流量,再依靠流量进行广告变现。”一位教育行业人士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析称。

截至去年末,宝宝巴士开发了200多款APP,面向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了12种不同语言版本的启蒙产品。截至今年5月末,这些产品的MAU(月度活跃用户数)约9900多万。

凭借200多款APP,掌握着较为可观的流量,宝宝巴士主要靠广告变现。招股书显示,去年宝宝巴士来自于App合作推广收入的营收约4.98亿元,占比76.76%;还有约1.3亿元的收入来自于音频授权分成,占比约20%。

不过,宝宝巴士流量变现渠道较为单一。2019年和2020年,公司来自于百度广告分成的收入占比分别超过57%和50%。

“对百度这一渠道的广告分成依赖较大,是宝宝巴士一大风险点。”弘陶资本合伙人刘鹏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称。

关于渠道单一的风险,宝宝巴士的竞争对手——宝宝树集团(01761,HK)或为前车之鉴。

宝宝树集团曾号称以MAU计的中国最大最活跃的母婴类社区平台,全站MAU一度超过1.5亿,超过宝宝巴士的MAU水平。

宝宝树集团在2018年上市。上市前的2015年,宝宝树集团也超过87%的收入靠广告,这一比例已降至约51%。上市第一年(2018年),宝宝树集团营收7.6亿元,归母净利润5.26亿元,似乎前景一片光明。

然而,这之后宝宝树集团的业绩便急转直下,2019年和2020年,宝宝树集团分别亏损约4.9亿元和4.7亿元。2019年3月开始,公司股价从最高时的8港元/股,跌至了目前0.91港元/股,跌幅超过88%,目前市值仅15亿港元。

对宝宝巴士的投资者来说,肯定希望它避免重蹈宝宝树的覆辙。

第二大股东接盘同期 曾向公司巨额拆借

宝宝巴士的实控人为唐光宇,程序员出身的他,在2010年做培训亏了,但却通过开发儿童启蒙类APP阴差阳错地入局这一领域。2013年以后,宝宝巴士的前身又相继获得了顺为资本、好未来方面等的A轮和B轮投资。

不过,此次IPO前,顺为资本、好未来方面都相继退出,将全部股权转让给明强投资等。

顺为资本、好未来(TAL)与相关公司的部分联系如图。

图片来源:招股书(申报稿)截图

其中,顺为资本相关的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顺盈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拉萨顺盈)是在2018年5月和10月分两笔向明强投资转让了约15.5%的股权,价格合计约1500万美元,如按6.5的汇率计算,折合人民币超过9700万元。彼时,宝宝巴士的整体估值不到10亿元,而目前宝宝巴士的整体估值超过80亿元。

在2018年,明强投资在接盘顺位资本方面时,招股书(申报稿,下同)显示,仅2018年明强投资曾向宝宝巴士拆借了8100多万元。

2019年5月,好未来方面相关的欣欣相融教育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又作价3000万元将宝宝巴士3%的股权转让给明强投资。

由此,明强投资控制着宝宝巴士约18.5%的股权,跻身第二大股东。2019年明强投资接盘时,宝宝巴士公司的整体估值仅10亿元。2019年,明强投资又向宝宝巴士拆借了3800万元。

图片来源:招股书(申报稿)截图

明强投资向宝宝巴士频频巨额拆借,这些钱被用在了什么地方?是否用于支付购买宝宝巴士的股权转让款呢?

对此,宝宝巴士方面以正处于IPO缄默期为由,未回复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的问询。

明强投资是何背景?宝宝巴士招股书显示,明强投资成立于2018年5月,似乎专门为承接宝宝巴士相关股权而来。

明强投资由丁强持有99%的股权,丁强曾是雪榕生物(300511.SZ)的副总。截至去年末,丁强一度持有雪榕生物0.59%的股权,为第七大股东。不过,今年一季度丁强已退出了前10大股东之列。

明强投资另外1%的股权由卢学明持有。卢学明是宝宝巴士的联合创始人,还担任公司董事职务。

每日经济新闻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